【读库】《在抗战中度过的童年》连载八

我们又渡过一重海


商家的那个亲戚姓张,是晋宁人,在晋宁西门开着一个碾米厂。

爸爸到晋宁去了一趟,找好房子。回来说是地方虽小,还可以住。恰巧那时候张家包了一只木船正预备回晋宁,爸爸想和他们一齐走比较方便,但是我们行李还未收拾好,就决定让祖母、五叔带两个弟弟和一部分行李跟张家先走。到晋宁就住在张家。

船是下午六点钟开,祖母五叔们已车先到码头上去。爸爸带了两个挑夫挑着两挑行李在后面。等行李到时船已开出十几丈了,又雇了一只小船追上去。爸爸回来说:“天黑了,看又看不见他们的船,只是黑漆漆的一片水。小船一颠一簸的真吓人。我坐过这么多次船,就这一回把我吓着了。好容易才追上他们的船。

过了两天,我们又合了另外一家人家包了一只船往晋宁去。我起初以为昆明和晋宁通河,后来才知道是打滇池里走。滇池俗名海子,其实是一个湖,南北长百余里,东西最宽的地方也只有十里左右。不知为什么不称它湖,一会儿把它说得小得是个池,一会儿又把它说得大得是个海。因为常是晚上起风,所以船多半是晚上才开。开船的时候客人都不能在船头上看,都叫坐在船舱里,偶尔探一个头出来也只是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。滇池的西岸是出名的名胜地西山,东岸平坦,只有极少几处地方有岩石。

第二天早上,船在离晋宁城十几里的地方就靠了岸。那地方又雇不到车子,只得步行。雇了几个乡下人抱妹妹,挑行李,我们就跟着走。从来没有走过这么长的路,走不了几步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会儿。走进城门时我是精疲力竭了。

我们在张家休息了一会儿,就搬进早几天租好的屋子里去。这屋子在北街,一个四合院子的楼房,我们租了临街楼上的两间正房,外带一间厢房,一进去看见地下墙上全都脏得一塌糊涂。房东还说已经打扫过一遍了呢。

晋宁城确实是小,较大的街道就是通四个城门的四条街:东街,南街,西街,北街。其余的小巷子也仅仅只有几条。西门算是最热闹,出了城还有一条丁字街,其次要算是北街了。西街多半是开店,北街就是住家的多。建设局和邮局都在北街。建设局是一个庙子改的,邮局就只一间铺面房子,就在我们楼下。一个当过十年小学教员的中年人包办了这个邮局,局长、邮差、工人全是他。要寄信自然得自己送往邮局去,连收信也得自己到邮局去拿。

北门外有一个汽车站。昆明和玉溪来往的汽车每天在这里停一停。另有一辆载客的小汽车,是建设局买来做生意的,每星期开往昆明三次。昆明和玉溪来往的汽车常常客满,小汽车比较快而舒服,价钱又贵不了好多,所以也常常满座。从晋宁到昆明要坐不着汽车就只好坐船,再不就是骑马到呈贡去搭火车。城里的交通就只凭两只脚,没有人力车,没有轿子,实际上也用不着。出城下乡就是骑马,马都是矮矮小小的,很少见比较高大的马,骑着倒也不怕。

晋宁东门外离城约有三里路,有一座不很高的山。因它形势像一条龙,所以叫盘龙山。山上大大小小的庙宇有十几个。若从大路上山,先要经过头、二、三共三个山门,就到了接引殿,里面塑的十几个菩萨,不是飞金的,是彩色的,虽然旧,却很好看。再上去是大雄宝殿,这是全山最大的庙子,也是最热闹的庙子。每年阴历八月里,来进香的人成千成万,有些从很远的地方背点盐来,或是背个蒸糕来做小买卖的。还愿的人从山脚下一步一叩或三步一叩地叩到殿上,常常把额头和膝盖都磕青了。和尚守在殿门口,要给了钱才准进去拜佛。据说在那个时节里大雄宝殿的和尚烧饭是用香烛烧的。快到山顶有一个万松寺,不当大路口,位置比较僻静。这个庙子的房子新些,院子也宽大而且清静,院子里有不少花木。庙中特别置有两个厨房,一个是和尚烧饭吃的、另一个却是预备游客做饭的,准许弄荤菜。站在寺门口可以远望滇池。山顶上有个茶花寺。寺中有两棵古老的茶花树,比房子还高。花开得又多又大,普通有大碗碗口这么大,颜色深红。两棵茶花树把全庙的屋顶都遮了。就因为这茶花,所以庙子虽小,游客倒不少。

山上有许多野栗子树,还有些不知名的树木结着很好看的小果子,可以摘回来插瓶。盘龙山旁有几个别的小山头,上面有很多桃树李树,开花时红白相杂,远远看去非常好看。

山脚下有一条小溪,溪水清凉,深不及一尺,底下全是小鹅卵石,中央还有许多大石头,可以从中间穿来穿去。夏天我和弟弟们常脱了鞋袜在河中追逐,就是要时时提防踏着蚂蟥。

离开晋宁三十里光景有一个小镇叫石子河。石子河临着滇池,对面就是西山。水边有几尺宽的狭长的沙滩,过来就是耸立的岩石了。这是滇池东岸仅有的几处岩石之一,一直往南走,长有好几里。石子河村子就紧靠着岩石边,石上有一个大庙子,昆华女中因空袭就疏散到这儿来,庙宇就做了校舍。姑姑在昆华女中做事。还有我们一家同乡人家在那儿。一个暑假的末了一个星期,那时昆华女中已经开学了,我和几个同学到那儿去玩。那个同乡家有一个女儿在昆华念书,下课她就陪我们各处游玩。有时候我们十几个人手拉手牵成一长排,脱了鞋袜一起向水中走。慢慢的,我们觉得身子快要浮起来了,站不稳了,就后退回来。衣服让水打湿了就坐在沙滩上让太阳晒干。

那沙滩上虽然不像杨梅洲上有各种美丽的蚌壳,可是也有许多好玩的东西。那儿有一种小螺壳,白色而且半透明的,非常好看。拿五个或者六个用针穿成一圈就成了一朵朵的花。那儿还有柳树林,柳树的嫩枝把皮剥了可以编成小花篮,可惜我不会。

晚上月亮好极了。学堂里头有一个石台,这石台筑在一个突出水面的石崖上,三面临水。月光清清楚楚地照着每一块石板,照着旁边大殿里的菩萨,对面的西山,还有台下一片漆黑的水。一片浪花飞快地向这边推来,一会儿听见“嘭”的一声,水浪碰着了石台的基脚,接着第二声,第三声。

同学都先回家了,就只我老舍不得离开。可是学校要开学了,开学前一天,姑姑送我到大路口,给我雇了一匹马。路上马夫遇见熟人,慢慢走着谈天,渐渐地离开我远了。走到一个池塘边,马渴了,直往水中走,越走越深,在水中间我不能下来,马又不听我指挥。这一下可把我吓着了,大声呼喊,马夫追来才把它牵上岸。

我们几个同学都觉得石子河非常好玩,相约毕业后大家都进昆华女中。我告诉妈妈,妈妈也说好。谁知等我进中学,已经离开石子河不知几千里了。


(完)

来源:《读库》

编辑:李    萌

一审:李    萌

二审:张睿欣

终审:黄海霞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