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读库】《中考魔方》连载四

河南省中考实行全省统一命题、统一试卷、统一考试时间,各地组织考试、阅卷及录取。2017年,各科总分七百分,具体为:语文、数学、英语各一百二十分,物理、思想品德、体育各七十分,化学、历史各五十分,物理、化学、生物实验三十分。

2017年4月10日,马骁参加理化生实验操作考试。九天后,成绩公布,他的是三十分,满分。4月18日,他参加体育考试,发挥正常,成绩是六十六分。

此后,确定志愿学校便提上了议事日程。

5月17日,郑州市教育局发布《2017年郑州市市区普通高中招生工作意见》。其中规定,面向郑州市区招生的三个批次,第一批次设置两个学校志愿,第二批次、第三批次各设置一个学校志愿。考生在学业考试之前填报志愿。考生可以选择填报其中的一批或几批学校志愿。考生选择市区第一批次学校志愿时,需要填报两个志愿且两个志愿不能为同一所学校。

录取原则为:第一批次录取学校录取时按照第一、第二志愿的顺序录取,如达到第一志愿学校录取分数,则不考虑第二志愿学校;如达不到第一志愿学校录取分数,则参加第二志愿学校的录取,录取时按照分数高低统一排序,择优录取。如达不到第一批次录取学校录取分数,再参加第二批次志愿学校录取。

文件同时列举了各批次录取的学校名单。第一批次共计二十一所,包括大、小三甲,第二批次共计十七所;第三批次为民办普通高中,未列明细。

当即,家长论坛、QQ群、微信群掀起了中考过程中的第一波浪潮。

“与去年相比,最大的变化,是第一批次两个志愿必须填满,且两个志愿不能为同一所学校。”

“这不是废话吗,谁会傻到把两个志愿填成同一所学校?”

“这位家长还是太嫩,或者说,你的孩子还不是牛娃。往年大三甲和牛娃达成默契,一般是这样操作的:第一批次只需填报一个志愿,那就选择一所大三甲;第二批次空着;第三批次填报这所大三甲的民办高中分校。即便冲不上大三甲,也可进分校的重点班。这就叫肥水不流外人田。今年如果不这样规定,就留下漏洞,容易让大三甲和牛娃钻了空子。”

“楼上正解。新政策显然听取了大三甲之外的学校的意见,执行几年,它们应该会逐渐缩小与大三甲之间的差距吧。它们截留了优质生源,今年各所大三甲的民办高中分校的日子不会好过。”

“照你们这么说,下一步该照顾第二批次录取学校的情绪了,什么时候第二批次志愿也必须填报,那才够狠!”

当日,牛牛去了一所小三甲学校咨询。对方建议如此填报志愿:第一批次第一志愿报该校,第二志愿任选一所大三甲;第二批次不填;第三批次写其民办高中分校。

我听了她的转述,说:“这套餐有智慧。第二志愿填了也等于作废。从往年各校录取分数看,如果未被这所学校录取,也完全不可能达到大三甲的分数线,这样就进入它的民办高中分校了。”

她说:“第一志愿报这所学校,有点不甘,第二志愿还差不多。如果马骁中考成绩超过大三甲录取分数线呢?”

十天后。牛牛转来班主任的短信:“您好!下午五点到校,谈谈孩子的学习生活吧,地点在二楼教室东边的办公室。”

我猜测肯定与填报志愿有关,说这是好事,必须得去。下午,她通过微信直播行程与见闻:“老师叫了一批家长,一个一个单独谈。我来时有人刚走。”

我回复:“我的判断,这是劝大家选择‘省实验+文博’套餐的。你可以问问,第一批次第二志愿的选择对象,是和省实验一档的,还是小三甲?如果老师极力推销文博,肯定会让你选择外国语或一中。”

回来交流,果然被我言中。班主任说,若马骁冲不上省实验,可以保证安排他就读文博的高中实验班。

5月28日,省实验校园开放日。上午,我与牛牛前往。

“让每一位师生在这里都能找到自己的回忆”,初看校史馆入口这句话,感觉有点大,不过转了一圈,原来落实在走廊里每届毕业生合影上。省实验成立于1957年,原名郑州师专附中,1959年更名为郑州师院附中,1962年更名为郑大附中,1972年更名为郑州四十中,1979年定为现名。大实验在中学阶段,除了省实验与文博,还有2015年与建业集团合办的河南省实验学校英才中学。

校园里,大实验各学校设有招生咨询台。我们询问了文博高中部的收费明细。老师回答,一学期学费四千元,并说,去年六百三十分以上的免除三年学费,六百二十分至六百三十分之间的免除一学期学费——如果在期末考进年级前五十名,免除下学期学费。

其后,我们聆听了教务处两位老师的讲座。一位介绍了省实验,另一位介绍了填报志愿的注意事项。后者与班主任所讲一致,新鲜的信息是,不要将市实验(郑州市实验高级中学)误认为省实验。

下午,我再赴省实验,参加家长会。班主任发放空白表格,推介了大实验及报考策略,与之前差别不大。她说,2016年河南省高考前一千名,郑州有一百二十一人,省实验有四十八人。她要求大家先在表格上填写志愿,31日交还,由她指导学生在网上填报。

当天晚上,我们就确定了志愿,与班主任的建议一致。那几天,班级微信群分外热闹。

其中,有家长问:“志愿不是我们自己在网上填报吗,怎么会是学校统一填的呢?”

班主任并未回话,别的家长却纷纷附和。

我忍不住,发了两句话:“家长会大家参加了吗?要加强阅读理解能力啦。”

牛牛认为此举不妥,对我说:“让别人急去吧,我们光看不说。你看都是女人们,都这样越急越没脑子。”

我那时已撤不回,说:“我着急。班主任肯定有难处,替她说说。”

之前,牛牛给我发微信:“怎么那么多家长都在自己填啊?”

我回复:“淡定。”

“我没不谈定,只是好奇。你还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感觉。人家肯定有更高的追求。”

“什么更高追求,有咱的高吗?不过想将外国语替换一下而已。那叫更低追求。”

“另一个班某位同学的妈妈,填写第二志愿为四中,班主任认为不合格,说是填错了,电话召去另发空白表格,让她重填。

“今年小三甲分数线不会比大三甲的低多少,甚至比省实验还高也有可能。”

“但愿是这样,那我还可以偷着乐一会儿。”

6月25日,中考第一天,我与牛牛一同赴省实验陪考。学校外围,除了家长,还有各类辅导机构成员,或装扮成状元模样游走,或发放宣传品。

家长们众口一词,让老板不要太抠门,要发放手提袋,最好能肩挎的,还要附上新高一辅导材料,如果只是宣传页,随手就扔了。

此言非虚。地上不乏字纸,引来环卫工不断清扫,以及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驱散相关人员。

毫无意外,在考场外,我又一次见到了同学段贤军。三年里,或相约,或偶遇,我与他多次见面。

其实不只大学同学,三年以来,每年暑假,我都会从故乡的高中同学那儿,得知他们的孩子的去向,考进大实验的,已有三人。

与之相对应,马骁所在的班级,外地学生占一半左右。

(未完待续)

来源:《读库》

编辑:常    智

一审:常    智

二审:张睿欣

终审:黄海霞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