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读库】《中考魔方》连载七

6月30日,全省开始评卷。

几天以来,家长们历经种种努力,但收效甚微。

有人在“二十一题只有一个答案”群里转发相关文件,其中提到,“各地在评卷过程中,要按照专家评估结论,科学严谨地评分”。群主非常失望,劝大家退群,有人建议不能退,不过还是瞬间由近一千人减至七百余人。

我对牛牛说:“家长在分化,水面渐平静。”

她说:“不排除退群者里,有卧底或者看笑话的,但更多的会这么想,反正对方加上十分对自己影响不大,他们的孩子要么超牛,要么大、小三甲无望。”

“你说,等考生分数及学校录取分数线出来,会不会有深受其害的考生及家长做出过激的举动,比如自残乃至自焚?”

“不会吧?这样做成本也太高了。”

“文件中说,对于中考数学命题过程中出现的问题,省教育厅正在抓紧调查处理。最后,相关部门会推出一个‘临时工’扛罪,甚至不了了之——这一集我们已经看过许多遍。几千年以来,社会就是这样运行的,这是人生的真相,只是提前让十五六岁的少男少女认识罢了。”

次日,此群解散。

7月8日中午,经网上查询,马骁的中考成绩如下:语文98分,数学117分,英语95分,物理68分,化学50分,历史42分,思想品德67分,体育66分,理化生实验30分,总计633分。

应该说,比我俩预计的要好一些,不过离马骁理想中的要少十来分,所以他有点小失落。我劝他安心上文博高中,重整旗鼓,不必太在意中考的得失,一切到九百九十九天之后再见。

我留意到,牛牛新近为马骁买的水笔替芯盒子上,有这么一句话:“高考路漫漫,你要整盒买。”此前,“2017冲刺大三甲”群,已更名为“2020冲刺清北”。不言而喻,“清北”即清华大学、北京大学。

次日下午,某辅导机构召开家长会,牛牛与会。

辅导老师认为,不要相信大实验共享师资的说法,可将学籍放在文博,但在省实验上课。此举需要通过初中班主任来操作。

会后,牛牛询问班主任,人家却说之前没听说过可以这样,不过她会留心云云。

得知这个信息,我问马骁意见。

他说,班主任曾展示PPT文件,从往年高考一本线率来比较,省实验非重点的平行班比文博的实验班还好。又说,如果没考上却在省实验上课,自己会不好意思。

他的意思我知道了,那就先往这方面努力。不可寄希望于班主任,需另寻门路。

三年前,马骁小升初时,之所以敢给他报枫杨与文博,没有拉开档次,更多缘于两位好友的人脉。她俩先后表示,只要他考得不是太差,可以运作进文博。所幸他当年考进去了,没有让我惊扰相关人等。

此时,情况就不一样了。

先联系了王君。其闺蜜的结论是,文博的实验班更好,如果非要花费几万元,还不如将之投入辅导班。

又联系了刘君。我说到花钱一事,她说,如果朋友能办,是不需要花钱的。她让我用一天时间商议,次日晚间确认选择。

为此,我征求了多人意见。

孟君问了省实验的老师,回话:省实验的平行班更好,能进就进。

王君再次询问闺蜜,回话:省实验的平行班不如文博的实验班,尤其是实验A班。

肖君作为文博老师,回话:从小班级氛围熏陶来说,文博的实验班好 ;从大年级整体影响来说,省实验的平行班不错。可根据孩子的实际来选择。

对牛牛说了各方观点,我俩面面相觑。

她说:“从群里传的各校录取分数线来看,大三甲自然没戏,不过小三甲等学校,马骁却没有任何问题。早知道现在这么纠结,当初就不该听从班主任的建议。”

晚上,再次问马骁,他仍是原来的意见。

我问及除了一本上线率之别外,还有什么原因,当然有,“我想上省实验”。

随即,我给刘君回话,并按她要求,发去马骁的相关信息。

不久,她回复,已将信息转达,朋友说得到录取分数线出来。

7月26日上午,班主任给牛牛打来电话,通知马骁已被文博的实验班录取,让她下午带相关证件及学费办手续。

此前一天,看到不同的自媒体纷纷发布相同的2017年郑州市区普通高中录取分数线,我就提醒刘君,可以行动了。得知牛牛转告的消息,我忙给她打电话。

中午,刘君回复:校长电话打不通,一两个小时另找他人也不现实,不如先交费,若将来说成,学费应也可退。

录取通知书领回来,牛牛对我说:“ 今年文博高中部的招生状况反而特别好,外地考生是六百三十分以上的免一学期学费,本地考生须为六百四十二分以上才这样。”

我说:“今年省实验的录取分数线才六百四十二分,和去年持平,本地考生有那么高的分数,人家就上省实验了。”

“那是没敢报大三甲,但考试超常发挥了。我听别的家长说,录取的学生里,就有一个考了六百五十八分的。”

“如我所料,今年的承取分数线,小三甲中,四中是六百四十一分,比去年提升了十二分,已接近大三甲。”

“我给你说过的另一个班某位同学的妈妈,最后没听班主任的建议,第一批次第二志愿填的还是四中。她孩子的分数两所学校都没够上。今天班主任通知她时,报喜之余,还语带讥讽。”

“不过,如果报其他小三甲,就被录取了。十一中分数线是六百二十五分,和去年持平;七中是六百二十四分,比去年提开了四分。马骁也是这样。和文博高中三年学费两万四千元相比,这些公办学校的简直可以忽略不计。”

虽然这么想,但我还是将刘君的话转述给马骁,让他不必为学费有什么压力。

他说:“我已不抱幻想,省得将来心又乱了。”

7月28日中午,牛牛接到班主任电话,说让马骁参加次日举办的省实验竞赛班初试,如果通过,8月1日至10日会组织培训并复试。

牛牛有意让马骁经经场,但他放弃了。他说,竞赛班非他所愿,而他若参与,也不可能应付,既然考上考不上都影响心情,索性不参与。

马骁在暑期报的新高预科班课程结束后,我们赴云南旅行。

8月3日下午,我们在大理大学,仰观苍山云雾,俯视古城全貌。

校园里的树木上,农生学院2012级生物技术班设置了牌子,上面除了相关的中英文名称、所属科目,还有不同的语句。两处天竺桂牌子上,分别写着:“到处皆诗意,随时有华物”“请铭记这棵树和树下身边的人”。我看看身边,只有牛牛与马骁。

8月11日,马骁到文博高一(二)班报到,并投入为期一周的军训。

两周后,开学第一天,无论文化路、天桥北,还是农业路、天桥南,大实验全体学生学习了一位农民工的寄语。

暑假期间,省实验对教室内墙进行了粉刷。因为工期紧,工人们就在学校的一个教室休息,工作结束,临走时,工友刘大刚在黑板上写下了一段话:

“不奋斗,你的才华如何配上你的任性;不奋斗,你成长的脚步如何赶上父母老去的速度;不奋斗,世界那么大,你靠什么去看看。一个人老去的时候,最痛苦的事情,不是失败,而是我本可以。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片海,自己不扬帆,没人帮你启航。只有拼出来的成功,没有等出来的辉煌!”




(完结)

来源:《读库》

作者:马国兴

编辑:闫立霞

一审:闫立霞

二审:道日娜

终审:黄海霞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